推广 热搜: 防伪 

“菜市神医”自爆“神药”内幕

   日期:2020-03-20     来源:互联网    作者:admin    浏览:43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  某报纸报道了南宁江湖神药调查系列报道后,不少读者称,报道出来后的那几天,市场上的神医有所收敛。但风头一过,所谓的神医

  某报纸报道了“南宁‘江湖神药’调查”系列报道后,不少读者称,报道出来后的那几天,市场上的“神医”有所收敛。但风头一过,所谓的“神医”又出现了。今年21岁的男子梁某就是其中一人。多年来,梁某专门在南宁市的淡村菜市、白沙菜市、北湖市场、三秀市场等菜市场“行医卖药”,谎称可以用高科技给老人治白内障、风湿等疾病,得到了不少老人的信任。梁某说,生意好的时候,他月收入达到了8000元!

  昨日,梁某在三秀市场卖药时,几名老人以他卖假药为由,将他团团围住,并报了警。结果,梁某被民警“请”到北湖派出所调查。

  “神医”口述:

  出来混10多年了,今天还是第一次被抓进派出所。以前给那么多老人看病,都没有被人揪出来过。9日上午,两个老人来找我论理,说我卖的药没有一点效果,害他们呕吐了。这两个老人叫我给300元的补偿费,我觉得他们是狮子大开口,所以没同意。两个老人讨不到补偿费,一气之下就报警。要是当初我给了他们300元钱,估计也不会被抓进派出所。

  10岁出来混江湖

  1998年,当时我刚10岁。那年起,我就跟随我叔叔出来混江湖。叔叔算是个“赤脚医生”吧。虽然他没正式学过什么理论知识,但对行医用药也略懂一二。一开始,我们在老家灵山当地摆摊行医,为人治风湿等病,赚了些小钱。后来就到处行医,都去了哪些地方,我也不记得了。

  叔叔有几个朋友是医护人员,所以叔叔家里有很多广西各大医院的医生、护士的集体照。那几年,为了证明自己是正规医学院毕业的专家人士,叔叔会把集体照拿出来给患者看,谎称其中一人就是自己。这样做,比较有说服力嘛!

  那时候我还小,跟随叔叔学了点东西。学了几年,我就算正式毕业啦。

  “神药”只是普通药

  三四年前,我开始自己一个人到南宁摆摊。在地点选择上,我选择的是热闹一些的菜市场,如淡村、白沙、北湖、秀厢、三秀等菜市,我都摆过摊。我选择在城乡结合部的菜市摆摊,主要是认为这些地方的老人大多没有什么文化,且贪小便宜,比较容易上当。摆摊很简单:铺上一块布,摆上几张凳子,带上一些纱布、棉签、镊子、眼药水,再添点止痛胶囊、中药粉等,就可以给老年人看病了。

  我的招牌上写得很清楚:治疗白内障等眼部疾病。很多视力不好的老年人,都以为自己患了白内障,有不少人到我这里看病,所以我的生意还是蛮好的。

  看病的时候,一般是招呼老人家坐下,然后给他做个免费检查。之后,我就会告诉对方,你这个疾病的病因是怎样,现在患病率如何。老人家开始担心时,我就说自己有高科技的药水,对治疗白内障等眼部疾病有特别好的疗效。于是,我给老人滴“特效眼药水”,其实这药水是在药房买来的闪亮滴眼液。

  那眼药水冰冰凉凉的,滴上去一般都会觉得很舒服。滴完眼药水后,我再开点胶囊和中草粉末给老人,收钱后就可以打发他走了。

  我给的蓝白色的胶囊,其实就是止痛药,吃了应该也不会出事吧?至于中药粉末,那是我到药店买的一些有治疗腰腿疼痛功效的中药,把它们研磨好装在一起,这药对治疗风湿骨痛,应该也有效果,只是估计效果不明显。

  我收费也不算贵,一个人收费30元~50元。生意好的时候,我一个月有近8000元的收入。

  自我包装骗老人

  在摆摊的时候,我也会遇上一些很细心、很警惕的老人。他们对我们这些“神医”的身份有所怀疑。所以,我就效仿我叔叔的做法,给自己“包装”一下,把身份抬高上去。

  我跟我叔叔拿了一些广西各大医院的医生、护士的集体照,之后拿到文印室进行加工,来个移花接木,把我的头像贴到其中某个人的身上去。这样,我就可以说,自己曾在某某医院五官科工作。这种经历,能让人感觉比较专业。既然包装,就要彻底一些,所以,我干脆花了100多元钱,办了假的医生资格证、工商营业执照,至于是真是假,老人家哪里能看得出来哦。

  来看眼病的老人,一般视力都不好,也不会看得那么清楚。所以,我所谓的集体照都没有被老人拆穿过。现在去医院看病那么贵,老人家在我这里只花几十元,就能买到那么多药,肯定感觉比较划算嘛!“行医”了那么多年,都没有人找过我的麻烦。

  相关新闻:南宁朝阳桥头如药市 “江湖神医”扎堆骗钱

  记者赶往位于朝阳济南路口南侧的朝阳桥头,看到数百名市民围成若干个小圈子,每个小圈内起码有一到两名“江湖神医”,正口若悬河地叫卖自己的“祖传秘方”。

  行骗:“苗医”卖药包治百病

  在人头攒动的朝阳溪绿化带边,最吸引众人眼球的是,3名身上穿着少数民族服饰的“神医”。记者注意到,3月16日,记者在此调查走访时并未看到他们的身影,由此断定他们是新来的。由于这3人装束奇异,再加上一台大功率的音箱帮忙吆喝,人气很旺。

  记者观察了近2个小时,感觉这伙人骗钱的手法非同凡响。叫卖者是一名40多岁的中年男子,其头上围着一圈花布,耳朵上挂着一个麦克风,样子有点像在舞台上演唱的歌星。地摊上的一堆草药通过这名中年男子的麦克风“一吹”,就可以包治百病了。

  中年男子自称他们来自云南大理,是苗族人。另外一男一女两名助手,始终不说一句话,只是协助他收钱、包药。地摊上除了几袋形形色色的草药,还有一堆面值不等的钞票,约有数百元。

  表演开始了,只见中年男子用菜刀将“血三七”切成片,放进一个盛有“二锅头”酒的小碗里,只见酒的颜色慢慢变红了。之后,他又拿出一个盘子,用毛笔蘸了墨汁,把原本洁白的盘底刷黑,再倒上少许泡有“血三七”的药酒,顿时,奇迹出现了,只见涂满墨汁的盘底遇到“血三七”药酒后,墨汁自动向两边扩散,凡是沾到酒的地方,自然露出了洁白的底色。围观者见此啧啧称奇。中年男子不失时机地炫耀说:“看到了吧,喝了泡有‘血三七’的酒,无论身体哪个部位长有结石,均能大化小,小化无,如果买回去吃了无效,就把我的摊子扔进朝阳溪。”

  这时,中年男子开始卖药,每1两“血三七”卖20元,再送25克药,也就是每20元可买到75克“血三七”。记者留意到,中年男子每表演一次,时间约为20分钟,每次表演完便开始卖药,一次可卖六七包“血三七”。
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0相关评论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